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安永相伴de博客

本人自开通网易博客至今从未做过举报他人,损人不利己这种断子绝孙之事!

 
 
 

日志

 
 

【转载】无言的爱《哑巴新娘》(个人原创)  

2015-12-25 19:5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序快结婚了,这消息不胫而走。已经到了不惑之年才娶上亲,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成序成为大龄青年是因为家庭成份高所造成的结果,五六十年代,全国上下一片红,严防资本主义复辟的时候,没有哪位姑娘肯嫁给地主、资本家的孩子当老婆。所以,他这个光棍暂时打定了。

俗话说:人的命,天注定。成序家住在山间路边,南来北往的人都走他家门前经过。

乡村的路曲折漫长,十分难走,上坎爬坡累的人筋疲力尽,就想找户人家歇歇脚,讨口水喝。

天南海北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爱管闲事的,有虚情假意的,也有真心实意想帮助人的。总之,在那种民风淳朴的年代,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一天上午,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路过成序家门口,因为天热前来讨水喝。成序的母亲是一位六十多岁的小脚妇女,她干净利索,待人和善,不难看出年青时是一位大美人。她给客人倒了一杯凉茶,又拿过一把小竹椅让客人坐下。

这位过路的人是成序的媒人也是贵人。很快姑娘家就来相亲,相看成序的家庭状况,成序家立即忙碌了起来。村里的大人孩子都为他感到高兴,他们一家人更不用说了。

相亲的那天,女方家来了四位妇女:有姑娘和她母亲,还有婶娘和妹妹。

那几天,我正好到姑妈家去了,没有亲眼见到那位姑娘,心里一直感到遗憾。

中秋节一过,成序结婚的日子就到了;这一次,我没错过机会,吃过中午饭就和小伙伴们一起在成序家门前等着新娘子的到来。直到太阳落山时,新娘子才在几位娘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成序家里。

她中等个头,胖瘦适中,上身穿一件毛兰褂子,下身穿一条黑色条绒裤子,脚穿一双方口黑布鞋,看上去太素雅,到也顺应时代潮流。

两条又黑又长的大辫子上扎着大红头绳,给婚礼增添了一丝艳丽的色彩。我挤在看热闹的人群中,仔细观赏起新娘子来。

她方圆脸,大眼睛,双眼皮,挺直的鼻梁,白净的脸上有些细小的皱纹。我不知道这一年她已经三十八岁了,比成序小三岁,是位待嫁的老姑娘。她面部时刻挂着笑容,我在她面前站了半天,也没听她说一句话,我只当是新娘子怕羞,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是个哑巴。

我心里不免咯噔了一下,感到有些惋惜;我不会哑语,无法与她交流,我想今后我们是不会成为好朋友的。别看我年纪小,只有七岁,可我大多数的朋友都是些已婚的大人们,因为我经常跟她们学干活,她们喜欢我勤劳、朴实。

闲来无事,常常在她家门口玩耍,渐渐地发现她看见我就会露出热情地笑容,我不会同她打手势,只能回报她一脸地傻笑。

有一次,她过来拉住我的手,我们面对面地站着,彼此微笑着,她把四颗糖果塞到了我的手里,因为傍边还有几个小朋友正在玩耍,她捏住我的手不让松开,我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图。我当时高兴的心情无法形容,紧紧攒住四个糖块,笑着转身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我跑出很远还能听见她的笑声,我心中纳闷:她不会说话,怎么能笑出声来?而且我还发现她心灵手巧,原来她耳朵不聋。

转眼三年过去了,哑巴新娘一直没生孩子,问题出在成序身上,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还是无济于事。

这时候,我十岁了,已经放了两年的牛,和她见面的时间也少了,但每次见了我,她再忙也会放下手中的活过来摸摸我的头。我小时候头发总是乱蓬蓬地,她随手取下插在头发上的小插梳为我梳理乱发,端详片刻,然后伸出大拇指对我笑着,我也回她一个甜甜地傻笑。

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的两条大辫子,她的头发很多,而且又黑又长。发现我盯着她的辫子看,她会轻轻拿起两条大辫子送到我手上;有时干活不方便,她就把辫子盘在头顶上,只要是见了我,她还是会立刻放下辫子来供我欣赏。

六十年代末期,中国人的生活还相当困难。一家几个孩子,衣服是大的穿小了给二的,就这样依次轮下去;我几乎都是穿姐姐剩下的衣服。

十岁这年的夏天,父亲战友的爱人,带着与我同岁的女儿来我们家串门。她女儿穿了一件在我看来十分漂亮的小花褂头,那种柔和的粉红色底子,上面印有鲜艳的小黄花。我想像着:如果穿着这件衣服站在草丛中,那花艳丽的色彩定会招来翩翩起舞的彩蝶;人造棉的布料,给人一种凉爽舒适的感觉。

那年头,物资十分匮乏,如果在今天,它算不了什么稀罕之物。

爱美之心人则有之。我十分喜爱这件衣服,缠住母亲去给我买。

母亲为了让我每天高高兴兴地去山上放牛,她向邻居借钱去供销社为我买了一件和那位小女孩一模一样的小花褂头。

我爱不释手,舍不得穿它,每天拿出来反复地观看。

母亲说,再不穿就小了,该给妹妹们穿了,我这才赶紧把它穿在身上。

一天下午,太阳下山以后,我牵着小黄牛来到打谷场旁边,把牛拴在树干上。哑巴新娘见了我,嘴巴里咿咿呀呀地喊我,还不停地向我招手,我赶紧来到她面前,旁边干活的妇女们都说:“快来吧!她眼里只有你这么个人,前世的缘份,把你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她微笑着向我走近,然后用手在我衣服上抚摸着,好大一会才伸出大拇指,意思是:太好看了!我会心地笑了。

我小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从未听过亲人说我长得漂亮,相反有时会有人说我丑样,让我听着比较自信的一句话就是:黄毛丫头。因此,我一直都很自卑,当人们夸别的孩子们长得漂亮时,我认为那是人家的专利,与我无关;好多年听见美丽、漂亮和好看这样的词语时,我都会害怕,只有在哑巴新娘眼里我竟然成了一位十足的小美人。

接下来,她的举动,是我无法想到的。

她近前一步,在我前额上亲了一口,我惊讶之余一股暖流流遍了全身。我姊妹五个,从我记事起,父母对我没有过这样的举动,我当时眼圈红了,这天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人生不如意的事常有。

一天中午,我放牛回家吃午饭,在小卖部门前看见邻村的一位哑巴妇女,带着五岁的女儿来小店买东西。她不认识我,可我认识她,和现代的明星一样,他们不一定都认识观众,可观众都认识他们。

哑巴妇女不是名人,可她是特殊人群。

她也是位苦命人,从小就没了父亲,是母亲把他和弟弟抚养大的。母亲怕她出嫁后受婆家的气,就把她留在了身边。

有一年,她被一位鳏夫奸污了,后来生了个女孩子。从现实将,这对她也是一件好事,女儿是个正常人,将来她老了也有个依靠。但,从此很多人更看不起她,常常嘲笑她,弄些恶作剧。好在她耳朵听不见,我有时想:要不然恐怕她一天也活不下去。

就有一些不办正事的人,喜欢看别人吵架。

有人截住了这位哑巴妇女,用手比划着和她交谈,并对旁边的人说:“从来没见过哑巴吵架,今天让两位哑巴吵一架,一定很好玩。”那一位还真去把哑巴新娘找了来。

她们见面后相互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用手语交谈了起来,哑巴妇女把女儿推到哑巴新娘面前,哑巴新娘高兴地用手抚摸着孩子的头和脸,看来她们十分友好。哑巴新娘转身要走,那位急于看热闹的混帐人,对她比划着:她笑你没有孩子,说你不会生养。笑容满面的哑巴新娘脸刷一下子就红了。另一位对哑巴妇女比划着:她说你的孩子是私生子。哑巴妇女脸色突变,这些多事的人还把她们拉到一起,这架就闹起来了。

两个人用手指着对方,大声咋呼着,吵得面红耳赤。我从未见过哑巴新娘发过这样大的脾气,再看看哑巴妇女那可怜的模样,孩子吓得直哭,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

我那时年纪小,不敢上前劝架,只有在心里恨那些多事的人:都是些吃饱了撑的坏东西。她们本来就很不幸,这些王八蛋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哑巴新娘看见我站在一旁,满脸羞涩地回家去了。

从那以后,我很少见到她,偶尔见一次面,发现她也没有了以前的热情。

我从小性格内向,不善于表达感情,见她不痛快,我心中也闷闷不乐;每当这时,我就更加憎恨那些搞恶作剧的人。

哑巴新娘在我们那里生活了将近六年,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秋天的一个下午;她站在打谷场边,是我每天放牛的必经之地。她一直站在那里等我,也不知站了多长时间。

和往常一样,当我走近她身边时,她表现得很兴奋,但我还是能看出她是在我面前掩饰心中的痛苦,好像刚哭过。我们只能相互对看着,我不懂她的语言,无法问她有什么难过的事。最后她用手替我整了整衣服,然后挥挥手叫我回家去。

这时候,我不知为什么她满眼含泪,我一步三回头地往家走去。

那时候离婚的人极少,我不知道离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是要白头到老的,我做梦也没想到,哑巴新娘还会离开这个地方。

哑巴新娘最终还是和成序离了婚,原因是没有孩子。

后来她嫁给一位比她小十岁的男人,他们一共生了三个男孩子,而且个个都很健康,我也为她感到高兴。

哑巴新娘走后的第三年,成序的母亲病重时,她回来过一次。

我突然觉得她是来走娘家的。那时我上中学住在学校里,我母亲在池塘边洗衣服,她过来打听我的情况,母亲告诉她:我上学去了,住在学校里。他脸上立刻露出失望的表情,但很快又满面笑容地向母亲竖起了大拇指:我上学了,她是在为我高兴。

母亲问她为什么不带孩子来?她比划着婆家然不让带。一提到孩子,她满面红光,情绪高涨,咿咿呀呀地比划了好一阵子,夸她的儿子。母亲也在为她高兴地点着头。

星期六下午,我回到家中告诉母亲:“妈妈:前几天,我梦见哑巴新娘了。”母亲笑了:“你们两人真有缘,头几天,她回来过一次,还问起了你哪!”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心心相印吧!

她来去如此匆忙,生活的是否快乐,我不是很清楚,可我还是一直惦记着她。

我始终不知道她的名和姓,她有名和姓,只是她不会答应,所以也就没有人喊。三十多年了,也许她早已把我忘了,但我还是时常想起她的。

在我一生中,别人对我不好,即便是伤害了我,也许一段时间或若干年后就会忘得一干二净,但,有人对我好,哪怕是一丁点,我却终生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